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紅塵饕居

当青春已成追忆,吃喝玩乐应为当务之急

 
 
 

日志

 
 
关于我

游戏于红尘海洋的尘儿。爱做梦爱幻想的傻瓜。安分不守纪的家伙。童心未眠的贪玩的皮蛋。好吃的馋猫。喜欢自言自语的话痨。在卑微的生活中发掘着快乐的愚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水似血浓----我的曾祖母  

2008-06-05 23:22:05|  分类: 流水杂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似血浓----我的曾祖母
最近常常到农夫市场去买番薯叶和辣椒叶作菜。这两样菜都是已归天国的曾祖母教会我吃的。于是勾起了不少关于曾祖母的亲切美好的回忆。



曾祖母跟我其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当年老爸轰轰烈烈的追求样子长得实在很不怎么样的老妈,好不容易出尽法宝,过关斩将,在众多优秀的追求者中脱颖而出,得到俺老妈的芳心(根据俺老妈的说法:俺老爸是所有追求者中最不优秀的一个,因为耍了点手段才可将老妈俘虏滴。嘻嘻)却又被俺外婆嫌弃: 无父无母无家(老爸是孤儿, 结婚后才回家乡找到自己唯一的妹妹的),嫁过去不会幸福的,反对!于是老爸为了得到外婆的首肯,就找到想认亲的(老爸以前搞运动的时侯进驻过曾祖母家)烈属梁氏认亲(动机不纯!俺替爸汗一个)。俺爸本来是要认曾祖母作妈妈,后来因为年龄的差距太大而改为认作祖母。就这样两个孤苦的人成了一个家。妈妈也终于得到外婆的同意嫁到了这个奇怪组合但却异常温暖的家。



小时候每逢寒暑假我都会被送回乡间陪伴曾祖母。那时候睡觉都是跟曾祖母一起睡的。她知道我胆小。总是让我跟她一起睡。冬天为

我暖被窝盖被子,夏天用葵扇给我扇凉。我的很多童年和青年的岁月都与曾祖母一起度过。所以这老祖母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也是我记忆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从我懂事时起,曾祖母就已经不年轻了,我无法判断她年轻的时候是否长相美丽。印象中的曾祖母中等身材(适中),椭圆的长脸(鹅蛋形?),大耳朵(长寿),一双坚毅的眼睛(聪慧),一双大脚(勤劳能干)。忙完菜园的事情或家务。她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坐在客厅的摆仙桌旁边的竹制太师椅上,听收音机,吃吃零食或跟我们聊聊天。日子过得还算悠闲。



曾祖母是个个性很强很有主见的人。在一般人眼里也不是那种平易近人的人。曾经有人问我妈妈怎么可以忍受曾祖母的个性。但是我妈妈觉得曾祖母虽然个性强悍却不泼辣,严厉中不失温柔。她爱憎分明,不会无理取闹。 也许她在外显得不是那么平易近人,但是她这人没有坏心眼,而且她对我们一家全心地付出,自然就得到我们全心的孝敬。



曾祖母的胆子也很大。日本侵略中国的时侯曾经进入广东。 所有的人都带着干粮跑到山里面多起来。整个村子只有曾祖母一个人留在家躲在家里的阁楼上。还偷偷的从窗缝去瞄从巷子里经过的日本鬼子。幸好日本人当时没有在我们的村子停留。听着我都为她捏一把汗。



曾祖母年轻的时侯家里因为曾祖父在加拿大做生意的缘故在经济上比较宽裕。 家里除了一栋典型的侨乡青砖大瓦房之外,还有两个大菜园,一个果园,两个竹园和一个草园。 另外还有一点生产队分的一些自留地。所以虽然曾祖母从我懂事起就没有去生产队里参加耕种挣工分。但是她也是非常的忙碌。



曾祖母是个有智慧的人。 乡下人吃喝的水都是用井水。 井有点儿深,同村的人都是在竹竿的一头装个约8寸高的铁钩把水桶拎到井里头去打水。但是我们家的就不一样: 曾祖母在竹竿的一端挖了一个洞。用一圈短绳子穿过此洞再套到铁桶的把手上。非常的简易牢靠。所以人家都是用木桶去打水。我们家则是用铁桶去打水。因为不怕水桶会掉到井底下面去。后来也有不少村民沿用了我们的方法呢。

 

曾祖母也是个很能干的人。她把自己家的果园菜园自留地等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每年四季的吃的瓜果蔬菜都是由自己的菜园里出产。曾祖母还会自己腌咸蛋,做豆酱,晒菜干,萝卜干,冬瓜干。。。。。。



曾祖母什么都会种。记忆中除了一般的蔬菜,我们家还种有芭蕉,黄皮,枇杷,柚子,番石榴,李子,龙眼等水果。小时候俺调皮去爬龙眼树滑下来,在肚皮上留下一个小小的淡淡的纪念疤。曾祖母还种过人参呢。至于效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此外,她还认识很多草药。有什么身体小问题时她会自己去拔草药做汤喝。所以我从小就对于曾祖母感动亲切又崇敬。



曾祖母心地也很善良。有一个同乡因为家里兄弟姐妹众多,家里不够 地方住。曾祖母就让这家人的其中的一个女孩每晚到我们家睡觉。这样多年,一直到那个女孩出嫁的年龄。记得这个叫阿好的女孩每天晚饭后约七点半之后才会过来我家。如果家里有好吃的曾祖母也会尽量留点给她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叫她吃东西是都会发出一声好像是鼻子里哼出来的声音。可是叫我们吃东西的时侯就不会这样。



曾祖母是个填房。好在第一房已过世且并无所出。所以她嫁进来跟第一房也没有什么两样。曾祖母育有一子一女。 女儿(也就是我的姑婆)现在九十多岁了,仍侨居加拿大。 儿子则因参加中国革命而英年早逝。1929(?)年过世的(抱歉,不明确,有空回乡俺得去查查当地的党史)。享年21岁。曾祖父是加拿大华侨。在加拿大生意做的不错。想叫儿子去接管生意。可是儿子当时正忙着在国内搞革命不肯去。只好把侄子申请过去继承衣钵。后来又因为儿子过世而回国陪伴柔肠寸断,伤心欲绝的曾祖母。 最后他自己也因抑郁成疾先逝于壮年。老公和儿子两大支柱相继倒塌,当时女儿远嫁香港,不在身边。可想而知当时的曾祖母是以多么坚强的意志才能撑过那些悲惨的岁月。



我那英年早逝的爷爷自幼聪明过人。9岁就会替人写信和状词。 14岁帮人打赢了官司。 是个传奇式人物。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纪,由于对当时政府的腐败不满,参加了才萌芽不久的中国共产党。 把家里在赤坎镇开的一家铜铁铺作为据点搞地下革命活动。后来由于一个姓周的叛徒告发,被当时执政的国民党政府抓起来关进监狱。受尽酷刑。



记得小时侯跟曾祖母听收音机里讲小说《红岩》故事里江姐十指被竹签钉的酷刑,曾祖母泣不成声。 把我吓了一跳,她老人家哭着告诉我:你爷爷在监狱的时侯也被施与同样的酷刑。不同的是那些人是用铁钉钉你爷爷的手指头。多么残酷的暴行啊!难怪那个姓周的叛徒会出卖他。 因为在这样的酷刑没有几个人能忍受的住的。所以曾祖母和我们对周姓告密者从来没有太多的怪责。因为我们相信那亦非他所愿,更相信那些内疚已经够折磨他一辈子。



曾祖母为了营救儿子,倾尽所有家财仍不得其所。铜铁店铺也被查封充公。能拿回家的只有店面的牌匾。最后只知道儿子已经被杀害,而连尸首都不让收回。至今无人知晓到底尸首被弃置何方。所以爷爷的墓地其实也只是个虚设的纪念墓。 现在回想起来,仍然不胜唏嘘!



曾祖母因为是烈属。所以政府会给她最基本的生活费。加上在海外的亲戚逢年过节的会给她寄点钱,所以她的生活过得比村里的其他家庭稍微宽裕。她很舍得吃。在人家家里一年到头都吃不到几次肉的年代,她的饭桌上都时常是荤素齐备。有时侯村子的小孩捉到泥鳅,塘虱等小鱼,都会跑来我们家向曾祖母兜售赚外快。每当这个时侯我就会很兴奋。因为看曾祖母跟他们杀价很好玩。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当天又会有好东西吃了。所以每次假期完毕回到城里,我都会变得胖了一圈。



自从我妈妈嫁进这个特殊的家庭那一天起。这个家就变成一个大家彼此相亲相爱的温馨家庭。妈妈对老人家总是很孝顺很照顾,而曾祖母对爸妈也是视如己出般疼爱。 大姐出生后就由曾祖母带大。除了二姐是外婆带大的,三姐和我都被曾祖母或多或少的帮忙带过。我们与曾祖母的关系和相处方式和普通人家无异。唯一不同的是: 我们比别人家更珍惜我们之间的这份亲情。相处得更亲密!



到了姐姐们念书的年龄我们就搬到城里跟爸爸同住,周末才回乡间陪老人家。后来父母决定让到了念书年龄的三姐留在乡间念书为曾祖母做伴直至念完初中才回城念高中(三姐因此总是将她的学习成绩不如我和其他两个姐姐的原因归咎乡间的教育师资不如城里)。到了寒假暑假则换我回去乡间陪她老人家。由小学到高中一直如此。爸妈和大姐二姐则是不定期或每个周末回去。到了念中学的年龄,开始略嫌乡间寂寞的我,在乡间的两个漫长的假期就是靠两本《红楼梦》和曾祖母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宠爱撑过去。



虽然小时候我也曾经为放假不能跟自己的同学或朋友一起玩而偶有微词。但是因此有了不同的见识和乐趣。记得那时候我常常去帮邻居的小孩切猪菜,跟人家去刚刚收割过的田里捡谷穗,花生,地瓜(番薯)。最好玩的要数去吊“岬蚧”(一种迷你型小青蛙)。在一根小竹竿一端绑一条长长的线,拿一片番薯叶搓软至出汁,弄成一小团绑在线的末端。这样就可以开始吊“岬蚧”了。用这小诱饵放到水沟旁,田边,茂密的菜地等处,轻轻地提动钓竿让番薯叶象一个在跳动的小生物一样。不一会小“岬蚧”就上钩了。不过我都比较笨,每次无论拾谷穗什么的还是吊“岬蚧”。我都比不上村里的其他小孩。 但是每次都会受到曾祖母的表扬。所以做得蛮起劲的。



曾祖母非常珍惜我们这个家。她对别人都很小气。但是对我们一家都非常的舍得非常的大方。是真心发自内心的疼爱。有好吃的她一定会先想到我们。如果有人欺负我们。她会去跟人家拼命。 相对的,我们每一个人也很疼她。平时有好吃的,她爱吃的都会先让给她吃。除了平时的孝敬,每次到外地玩都不会忘记买她喜欢吃的用的东西。俺外婆看着都很吃醋。



有一段时间她到城里来跟我们同住。后来因为挂念家里的菜园什么的又回乡间住了几年。只要她是住在乡间,我们每个周末都会回去看她。每次跨进家门,我都会看到一张温暖的笑脸,听着她老人家说: 我的“狗狗“回来了!喜悦之情形于言色,让我听在耳里暖在心头。 每到周末她就在盼望我们。 然而每次到了下午三点才过她就开始忙着给我们张罗晚饭做好吃的。因为那时候公车不多,有时侯我们是骑脚踏车回去的。她怕天黑了我们回城的路上不安全。她老人家就是这样的处处为我们着想着的。



文革的时侯曾经有人质疑我们这个家庭的组合。企图要批斗爸爸。姐姐回忆说: 那时候家里愁云惨雾的。常常看到曾祖母和妈妈抱头相哭。我的曾祖母更是非常的愤怒。去质问那些搞事的人。扬言任何人都别想毁掉她的家。否则绝不轻饶!谁要来抢走她的家人她跟谁拼了!所幸这些人的阴谋没有得逞。话说回来:又有谁能拆散我们这些已经心心相连的家人?



曾祖母人生的最后几年是在城里跟我们一起渡过的。年纪大了生活不太容易自理。我们给她请了保姆。可是她跟谁都处不来。后来就只好把她接出来住了。最后两年她完全失去了自理的能力。大小便失禁。 那时候我刚刚出国。所有的护理工作就落在几个姐姐和妈妈的肩上。她们任劳任怨的侍奉曾祖母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相信如果我当时在国内,我也一样会无怨无悔的侍奉曾祖母的。虽然我们彼此之间从来没有对对方说过一个爱字。但是我们都深深地感受到彼此的哪份无可比拟的挚爱。



曾祖母在我出国的二年后与世长辞了。当时远在国外的我因为签证问题无法回国奔丧。让之变成我生命中的一个深深的遗憾。

曾祖母临终前对她唯一的女儿叮咛说: 这些家人对我极好,给了我家的温暖。请你一定要好好得待他们!让我妈妈感动不已!



曾祖母享年103岁。她的一生经历过不少的艰苦与伤痛。但愿我们曾经给她的后半生有家有亲人的幸福感。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 我们都深爱着这个勇敢,智慧,善良的给了我们无限深情和宠爱的老人家!



谨以此文纪念我深爱的曾祖母!同时也希望可以通过我们的事例给因种种原因痛失亲人的人们一点启示: 逝者已逝, 化悲痛为爱心吧。你们也可以按照我们这个模式组成一个新的家庭。我相信,只要付出诚意和爱心,就一定可以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我生命中的一个深深的体会:亲情可以超越血缘,水亦可似血般浓郁



祝福天下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有一个充满爱心的温馨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